笔趣阁 > 未分类 > 情滞幻野【简体中文】 > 《122》血色风暴:绝对禁区(下)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认真挨饿的日子,首领却就不来了。深夜,津肚子饿得再也受不了,于是翻身溜出去,想找东西裹腹。墙上微弱的魔火摇曳,她在犹如剧院的宴席厅里晃着,在备餐间找到一些干硬果食,简单打包好准备回去。在弯过一个突出的墙角回到大厅时,隐隐约约听见有女人呢喃的声音,津把头一抬…

      眼前的景象登时把她吓傻了…

      一大团混乱纠缠的黑色触手里,瘫卧着一个赤裸裸的美女,她脸蛋细致漂亮,身材令人赏心悦目,樱桃小嘴被粗暴地塞了条又粗又坚韧的黑色触手,但那神情好像醉了一样,塞住的嘴正咿咿唔唔舒爽的淫叫着,黑色触手紧勒着她细致的双腿,朝左右大大敞开,从津的位置,可以清楚看见她的菊门、小穴全都被黑物残暴撑大侵入,交媾一样的疯狂抽送着。

      女子一直抽慉,极乐高潮一次次…上下两嘴是唾液、阴液横流四溅。整幅景象,不禁让津想到血原之魔袭击营地的那晚,在巴拉蒂身上发生的事…虽然肢触模样、尺寸差异很大,但她很笃定这是出自血魔的某种变态嗜好!

      反正不关自己的事,津也没兴趣观看,正打算走掉,突然,就在眼前,无数黑长如剑的荆棘从那女人体内贯穿出来…她瞬间像消风气球,急速干瘪枯褐,支离破碎,化作粉尘。

      亲眼目睹了一场残暴吸食,津身体一搐,手上抱着的东西掉到了地上,那团黑色触手听见声音,沙沙扭动,转向她爬来……她吓得急忙往后退…直退到墙边…

      「啊!对不起!」脚边却绊到另一个有粗硬毛发的柔软热物,津这才注意到后边横卧一头形似豹子的超大型野兽,光是趴着就有成人半身高,一身漆黑毛皮,反射着金属般的奇异光泽不说,看起来还像一根根又尖又细的针刺,它微眯绿眸凝视着她,它似乎原本就趴在这里,不耐烦的甩动尾巴,长长黑色尾巴呈蛇行那般摇摆,来回扫过旁边石柱,接着往她双腿一画,那肌肤直接感觉到了兽毛滑过。

      在奚落的火光下,黑色豹兽轻轻站起身子,绕着津把她圈起来,微湿的鼻吻靠近女人胸前锁骨,轻轻蹭着,接着张嘴用前吻、不带牙齿,轻咬她的喉咙。

      窸窣刷啦…此时黑色的触手也如厚厚高墙聚拢到身边来,上头还夹着闪亮亮的东西,是刚刚那个女人遗留下的精致耳环、首饰;津更觉毛骨悚然,惊惧的眼泪直流…一片黑雾拂来,接着转为人型…是首领!她落入他全然赤裸的怀里,豹兽、触手也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  男人揽着津的腰,将女人往后轻扳,低头舔着她的锁骨,一路隔着衣物慢慢吮到乳尖位置,整个人还散发着一股贪婪,仿佛对于刚刚的大餐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  「还想死吗?」他伸手一颗颗解开女人的扣子,缓缓剥去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  津噙着泪,猛摇头。

      首领阴笑:「那就好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你受伤了?」津忽然注意到,男人左边肩膀皮开肉绽,一大团的血肉模糊,让人触目惊心。她直觉想到了什么,说:「用凝草可以消毒、快速增生组织愈合伤口…堡垒墙缝很多。」

      男人没有说话,只是压紧她的背,让乳峰更加高挺,低头忙于舔弄她的乳头…那急切像头寻乳的幼崽。

      津身体微微后仰,搭在他厚实胸膛上的手,很快被温热血液浸湿:「不先包扎吗?血正在流…」

      男人还是没说话,巴着她的双乳上瘾了一般猛吸,直到吮够了,把津翻过来趴在桌上,撩起裙子,掰开臀瓣,握住翘立的粗黑硬茎插入蜜穴。感受到女人湿热肉道的紧密包夹,首领深呼了口气,黑色的手捉着白皙的髋骨两侧,黑色的腰臀缓缓后退,肉棒裹着稠滑蜜液从紧附的软缝里抽出一截,又猛地贯入,在女人酥骨的娇吟声中,结实挺动起来,只见黑色粗棒一下一下捅进嫩粉柔软的窄穴,速度逐渐加快;津趴在桌面上,低垂的双乳乳尖甩动,不断磨过木质平面,她抓紧拳头,口中发出压抑喊叫,浑身敏感的哆嗦着,承受男人在体内一次又一次抽出又迅速灌满。

      男人将她两条纤细上臂往后抓起,用力拉往自身,阴胯猛往前顶,撞着女人,像车夫驾驭一样畅快驰聘;激烈的冲撞使得女人两乳疯甩,体内梭动的刺激,让她开始无法自拔的紧绞内道,要把两人拧做一块儿。

      时间不长,也没有什么花样,结束后,首领便干脆地套回衣服,直接要走,却忽然被津拉住…她从衣服口袋拿出一只习惯随身携带的药盒,翻开男人胸襟,揭掉肩头衣物,替他狰狞的伤处抹上药泥。

      「没有用。」首领提醒她这只是白工,「魔伤会持续,任何药物治疗都无法抑制。」

      津才不理他,继续坚持把药抹完。

      黑色男人也静静地注视着她的手指在深深的血口里移动,又把视线放在女人脸上,看她一脸执着专注的处理自己狰狞发烂的伤处,突然问了一句:「你在生我的气?」

      津愣了一下,瞟了他一眼,接着把药盒收起来,转身就要离开…

      「因为我在手下面前抱你?」背后的男人又问。

      想起那些羞辱难堪,津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喜欢哪个男的?我能成全你。」首领的声音很沉着,听起来不像是在戏弄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喜欢的人是……」津激动转回身面对他,出手要捶打他,又猛然止住,紧抿的双唇颤抖的厉害,愤恨激动的喊道:「我喜欢的人,我已经没有资格和他们在一起了!都是你害的!」

      首领无所谓地一笑,「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。」说着,握住她悬在空中的手,把人拉了过来,按躺上餐桌。

      「首领,他们来了!」

      几个人影声音急切的出现旁边侧门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马上过去。」黑色男人的声音含糊低闷。

      几个男人站在一段距离的门口外边,看着津躺在巨大长条的宴会餐桌上,张开白嫩的大腿,首领埋首在她胯下吸吮的啧啧有声,女人含雾迷蒙的双眼望着他们的方向,红润小嘴微微张合,发出求救般无助呢喃…惹得男人们个个双眼泛红,吞了吞口水…。

      粗砺的手指在蜜道中抽送,伴随舔弄,津很快高潮,她春光无限旖旎的躺在桌上,身子微幅抽搐颤抖,眸光迷茫的,望着高大魁梧的身影覆盖住视线,以为男人接着要操她,但,首领只是将两臂直直撑在她的身体左右,衣领敞开,露出宽阔的黑色胸膛,静静凝视着她,他的表情,她不懂…

      好一会儿,黑色男人站挺起来,往门边走去,带着所有人离开。

      津还衣衫凌乱的躺在桌上缓和情绪,忽地听见一声

      「你的东西掉了!」

      金褐色短发的女生把地上东西捡起来,笑嘻嘻来到津所在的桌边,模样十分讨好。

      津赶忙坐起来,对方毫不避讳的扫视她赤裸的身体,她有些尴尬的将衣物整理好,然后接过对方递来的东西:「谢谢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我没见过你呢!你不住在花绽格!」女子很热情活泼的寒暄。

      津没有理搭,直接走往回去的路。她没有打算认识这里任何人,尤其从面前女人的穿着打扮,可以知道这人受宠的程度很高,对自己这般态度,不知怀着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  「有防心是好的。」望着津的背影,对方很敏锐的感觉到她有意保持距离,用五指顺着金褐色短发,舔着唇,两颗白白的虎牙微露。

      「真傲慢!羽诺还这么友善待她呢!」她的同伴们围了过来,深表不满。

      羽诺笑着拨弄短「你们见识少了,还没看出她是受到首领重视的人吗?既然被首领重视,跟她建立友好关系,对我们十分有益。」

      §

      这阵子厨房送饭很不准时,甚至发生一两次忘记送餐的乌龙,今天又超过用餐时间太久,津只好自己去拿。

      外边似乎有状况,基地出现异常的吵杂混乱…原本总是聚成为一群的女人现在分成了数派,像麻雀一样吱吱喳喳吵个不停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不要去!他伤那么重一定会要吸食!」一个女人惊恐道。

      「羽诺还是你去吧!亏首领平时最宠你,每次出战归来都会带大量礼物给你。」另一群人中有人冷笑的说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…我不要…」平常总是爱抢着在首领面前出锋头的羽诺,此刻也极其抗拒,躲到好友小园的身后。

      女人之间起了纷争,互相推托。怪了,这回要挑选人陪伴首领,大家都仿佛遇到鬼一样,避之唯恐不及。津有些纳闷,不声不响退回廊道阴影里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