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3书书屋 > 未分类 > 羽墨(gl) > (九)出去吃饭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睁开眼的时候,窗帘意料之中的紧闭,尹默想起乔羽说过,不喜欢被一切外部因素打扰睡眠,所以选择的是最佳的遮光帘,屋子里昏暗着无法辨别时间。

      原本应当在旁边睡着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是还凌乱着带着余温的另一侧床单显示着身边的人刚刚离开不久,尹默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这才捞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,早上八点了,虽然不算太晚,但对于尹默这种作息都相当规律的人来说已经算是睡了个懒觉。

      搬来这里已经第十天了,她原本以为的客卧一天都没有睡成,每天醒来都是在乔羽的臂弯里,尹默原以为没有办法适应和别人同床共枕,却没想到这才几天便已经习惯成自然,好在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怪癖,唯独自己,每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钻到了乔羽怀里。

      会睡到这么晚才醒也不是没有原因,这几天晚上总是被乔羽以各种理由调教,每晚都被玩到筋疲力尽,毫无意识得昏睡过去才肯罢休,她好几次都想跟乔羽说不要纵欲无度,身体吃不消,可每每被轻易撩拨的也是她,身子越来越敏感,仅仅是被乔羽触碰几下就会缴械投降,任由那个不知道克制的家伙,在她身上索取。

      也不仅仅是索取,更多的还是给予,给予平淡的尹默内心底里隐藏的惊涛骇浪一个出处。

      白天的日子,除了两个人去超市买菜也都没有出过门。尹默本身就属于冷淡的性格,对于聚会什么的毫无兴趣,她当然也没有提过手机里每天都会收到的陆远的邀请,她知道乔羽不喜欢他,在她有次偶然提起陆远这个人的时候,乔羽第一次在她面前表露出来她这个年纪的孩子的情绪,霸道的占有欲,毫不掩饰,微皱着眉头望向她,但却没有言语,引得尹默暗自发笑。

      阿姨被乔羽强制放了假,原本要回来的父母也被她用各种理由搪塞哄骗着在外地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  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和别人同居,相处得这么和谐既是意料之外,也是意料之中,尹默知道于她而言,早已经不限于一个荒唐开始的游戏,她的身体她的内心都妥帖的安置于比她小0岁的乔羽身上,从几个月前酒店打开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开始,她毫无保留得交付给她身体的那一刻开始。

      只是总有过不去的那一关,被两个人刻意忽视的道德伦理,时而会在高潮迭起之后涌上尹默的心里,只是乔羽总是会恰好在她开始乱想之前拥住她,平抚她高潮之后的短暂落寞。

      尹默胡思乱想着的时候,乔羽推开门进来,随之飘进来的还有股淡淡的奶香,一看就是去准备早饭了。

      进来的人来到床边,温和的吻落在她的额头,鼻尖,又滑到唇上,耳边轻柔的响起“快起床啦,小懒猫。”

      还从没有人这么叫她起过床。

      尹默心下一动,双手环上乔羽的脖子,稍微用力,两个人贴的更紧了,乔羽有些惊讶,容易害羞的尹默还从未这么主动。

      原本只是一掠而过的吻被尹默加深,原本俯身的乔羽被尹默拽着整个人压上去,身下的柔软贴上乔羽,仅仅一个吻便勾出身下人细碎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  乔羽短暂的愣了几秒,配合尹默接完了一个难舍难分的吻,“昨晚上还没要够吗?尹老师。”语气乖的像是在向老师请教问题,手却熟练的往下滑去,意料之外的湿润滑腻,乔羽撑起身子,分开尹默的双腿,轻轻勾开内裤。

      乔羽昨晚上要的狠,娇嫩的花朵还未从昨晚上的蹂躏中恢复,红肿着却已经再一次被晶莹的淫水儿浸润,屁股上仍旧带着未褪去的粉色鞭痕。

      刚刚还主动求吻的人此刻被强制压着双腿,敞开着最私密的地方,瞬间又羞赧起来,埋在颈窝里,不再看她。

      “走吧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  没有触碰那已经湿润的密林深处,内裤却被褪下,想去找睡衣穿上,却被乔羽阻拦,唯一被允许套上的是散落在床边还没来得及收拾起来的项圈。

      遮光的厚重窗帘被拉开,明亮的光线透过一层薄薄的纱帘照进来,而尹默被乔羽牵着,赤身裸体得四肢着地,光天化日之下宣淫的羞耻心袭来。

      都怪大清早上胡思乱想忍不住的那个吻。

      尹默毫无选择的被牵着往客厅走去,客厅和卧室都有柔软的地毯,所以膝盖不用那么受罪。

      “别着急,先把上面的小嘴喂饱了,就喂下面的小嘴。”

      尹默没接话,偏过头去,看向窗边。

      乔羽总是显现出来比同龄孩子不一样的特性,原本高中的孩子本身正是毛躁不安稳的年龄段,但乔羽从未有过这样的时候。

      比如现在,她安稳的把尹默安置在地毯上,手漫不经心的滑过她的肌肤,却又不肯再给予更多。

      一桌闻起来很香的餐点,勾起尹默的食欲。

      “先吃饭吧,尹老师。”叁明治已经切成易拿起的小块,温热的牛奶也倒在杯中。

      “乔羽。”

      ”嗯?怎么了尹老师?”这人一本正经起来的时候显得很无辜,一双眼睛清澈得见底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可以起来了吗?”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娇嗔,又乖巧。

      乔羽忍不住笑了一下,手里拽着的项圈链条向上提起,示意尹默站起来,又取过柔软的坐垫放在椅子上,才牵着尹默坐下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今天我们,出去逛逛?”两个人都吃完后,乔羽边收拾碗筷边随口问尹默。

      “好啊,都听你的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尹默开始对乔羽,言听计从,身上的冰冷外壳被卸下,内在里柔软而细腻。

      乔羽去刷碗,尹默窝在沙发上,扯过毯子遮住赤裸的身体。

      这个时候电话却响起来,是个陌生的号码,尹默犹疑着接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