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3书书屋 > 玄幻小说 > (西幻人外)白巫师 > 魔蟒被收拾了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醉醺醺的黛米由另一个男人搀扶着出来,凯伊拒绝了安德利卡人护送她们回家的提议,她表示自己一个人可以,接过神志不清的黛米后,两个人的身形在原地陡然分裂,从他的瞳孔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  这是什么魔法?卡尼揉了揉眼睛,凯伊动作太快,他甚至看不清凯伊是否念了咒语。

      好在她终于离开了安德利卡人,卡尼仍是蹲在草丛后,腿脚似乎永远都不会麻木,他依旧冷冷的盯着安德利卡人,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。

      另一个男人打了个呵欠,疲惫的说道:“今夜那些女人真够热情的,我的耳膜都要被她们叫破了,不就是脱件上衣,又没脱裤子,她们至于这么激动吗?怎么样,你招待的这个女人如何?我听她朋友说,她在镇外有套房子,家里也没个男主人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如你所言,她脖子上那条绿宝石项链可是值钱货,本来想从她嘴里套出点别的,可她一整晚都问我有关北方沼泽的事,她的事半点没有透露,我的族人倒是被她打听的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听说她想办个魔法学校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老兄,你知道的比我还多。”

      男人得意的笑道:“她朋友喝多了后可是什么都说了,这个镇上单身的女人可不多,你要下手得动作快点,要赶在她开办学校之前跟她结婚,那么她的财产有一半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可不喜欢杀妻骗财产,她还说她叫凯伊,和帝国最伟大的白魔法师名字一模一样,倒是挺有趣的,她怎么不编她就是凯伊?加拉瓦尼。不过若是我真勾引到了凯伊?加拉瓦尼,那可就是帝国所有男性的公敌了,虽然加拉瓦尼已经不是大祭司,可毕竟是太阳城女大公唯一的女儿。”他哈哈大笑起来,声音充满磁性,血红的眸子似有炽热贪婪的光芒在暗夜中闪烁。

      “别做梦了,女大公可不会看上咱们这种人。”男人无情的打破了他的幻想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只是幻想一下和加拉瓦尼结婚,你就忍不住嫉妒了?”他耸耸肩,颇为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  “得了吧,我有自知之明,加拉瓦尼当上大祭司后,身边的男性个个英俊无比,更别说还有牧师杜卡斯,吟游诗人说他的容貌是被人诸神亲吻过的,连国王的长女都对他的容貌一见倾心,但他只爱着加拉瓦尼,他拒绝公主心意的那晚,公主差点都要哭着跳护城河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从哪知道这么多的小道消息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以前服侍一个伯爵夫人,她曾是王后的侍女,听说加拉瓦尼也没有和杜卡斯在一块,女大公瞧不起杜卡斯的贫民出生。不说这个了,赫列诺斯,你想去喝一杯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不了,趁着月色不错,我想走回去,顺便哀悼一下我糟糕透顶的出生。”安德利卡人微微一笑,银色的长发优雅的垂在身后,长及腰腹,像贵族一样讲究的在脖子后用绿色缎带打了一个蝴蝶结。

      乌云变幻,月亮再一次被遮住,幽僻的小路上只剩安德利卡人一个了,道路两旁楼间的灯光已经完全熄灭,只有魔法路灯孤独的燃烧着,他的翅膀安静的垂在身后,破破烂烂的翅膀此时悠悠伸展开来,在皎洁的月光下更显的丑陋无比,留下一地畸形的恐怖倒影,也只有在无人的地方他才能够肆意伸展翅膀,不用在意其他人怪异的目光,不被任何人奚落嘲笑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面色此时有些阴沉,恶狠狠的拧着眉头,看起来他同伴的一席话着实触及到了他伤心地。

      卡尼一路尾随着他,对他的身份和遭遇毫无任何同情,他完全是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  除此之外,卡尼还要给他一点别的教训。

      他可没有忘记安德利卡人想和凯伊结婚的想法,妄想攀上帝国最伟大的白魔法师,卡尼听的咬牙切齿,愤怒在他身上迸发,体内的血液陡然涌像他的心脏,双腿不受控制的合拢在一块儿,亚麻长裤发出撕裂的声响,胸腹一下一条几十米长的银色黑纹蛇尾骤然成形。

      “站住,前面的堕落恶魔。”卡尼发出愤怒的嘶叫,猩红的蛇信从嘴里窜出,分辨这个安德利卡人身上的气味,果然有一股来自沼泽里的腥臭味。”

      他悠悠转了过来,血红的嘴角向上翘起,用一种惊讶的语调说道:“难怪我总觉得被一头魔兽盯上了的感觉,原来是条魔蟒,小可爱,你的小身板看起来可不怎么强壮,是不是还没有成年啊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会杀了你的,等着瞧吧,明天你就会成为我屁股里的屎。”卡尼觉得自己被羞辱了,他凭什么对自己的年纪评头论足,血液一下子涌上了脸颊,苍白的肌肤涨的通红,挪动着尾巴陡然向他冲过去。

      堕落恶魔的身形比他更快,他只用一只手就钳住了卡尼的脖子,卡尼被他压制的死死的,脖子上全是他充满压迫性的力量,呼吸困难渐渐蔓延至胸肺,卡尼的心跳的好快,就像有一块石头压在了心脏上,难以动弹分毫,尾巴想缠在恶魔的身上,但他一道魔法打在卡尼的尾巴上,浓烈的灼烧感令卡尼疼的一哆嗦,仿佛丧失了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  恶魔尖锐的指甲刺进他肌肤里,嘲笑的说道:“我虽然是个混血杂种,但至少比你这头魔兽高贵,不得不说你这张脸真令我恶心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才恶心!你就是个残缺品!”卡尼嘴里喷出毒液,似要在堕落恶魔的脸色烧出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  他偏过头,敏捷的躲开了,细长的手指捏着卡尼的脸颊,柔软的肌肤比上等的牛奶还要光滑雪白,血眸溢出满满的嫉妒:“我想你成年后去当个脱衣舞男,或许比你当魔法师的奴隶更能够赚钱,但即使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他尖锐的拉长了声调:“若是女性们知道你皮囊下庞大恐怖的躯体,只怕都会躲的你远远的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胡说!”卡尼声嘶力竭的尖叫道,他不在乎其他女性的想法,他只在乎凯伊,虽然她从未见过自己的原型,可总有一天会见到的,万一她害怕了,讨厌了,他该如何?

      一时间,幽暗的街道寂静无声,只剩下卡尼沉重恐慌的呼吸,和急促乱跳的心脏在“砰砰”作响,他不敢去想那个后果,但是脑子里就是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无数疯狂的想法,他的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崩塌了,心脏不断下沉,坠入,一直坠入进无尽的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  见他一言不发,满目恐惧,安德利卡人拍了拍他的脸颊,他眨了眨眼睛,竖瞳紧缩,身躯微微战栗,眼睛滑过一滴透明的泪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