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3书书屋 > 玄幻小说 > (西幻人外)白巫师 > 魔蟒的吻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渣乐:挺尴尬的,卡尼虽然年纪比女主大,看上去有十七八岁,但是他还未成年,按照魔兽成年才发情的规矩,他硬不起来。。。。但是不要低估了女主的流氓程度,毕竟要紧扣文案,对魔蟒骗身骗心。其实表面上你们都以为卡尼是个傻白甜,但是我一直在侧面突出他的偏执欲,欺骗少年纯真的感情后果是很严重的,但我吸取了勇者那一篇的教训,不会把他写的多逆天,他最后成长起来再多强大,也翻不出女主的手掌心。女主的力量决定一切。

      那天晚上,卡尼做了一个噩梦,他独自从幽暗的小房间里醒来,不远处是虚掩的大门,门外的光线微弱,细长的微光照耀在他的脸颊上,充满希望。他全身一丝不挂,肌肤上弥漫着浓浓的腥臊臭味,似乎很久未曾洗过澡了,他觉得自己恶心到了极点,竭尽全力朝门另一侧的光线那爬去,可是自己的银白黑纹的蛇尾被铁链牢牢的锁住,而锁链的另一端则连着坚固无比的石墙。

      他满怀惊恐的嘶声尖叫,愤怒的扯动铁链,但他知道自己无法挣脱粗重的链子,除非把那拴着的条尾巴砍下来,但意味着他今后会失去半截尾巴。

      但卡尼不怕,他从小就没什么可怕的,对自己在意的东西有近乎偏执的欲望,而囚禁他的人同样低估了他对自由的渴望,他的手在地上四处摸索,没有找到锋利的刀子,他便用爪子刺烂自己的尾巴,顿时鲜血横流,皮开肉绽,他的利爪仿佛正在划开一团腐臭的烂肉。

      他很疼,剧痛如火山爆发向他袭来,疼的手臂都在颤抖,因失血过多,他的脑子也开始嗡嗡作响,眼前黑暗的景象仿佛在他面前摇晃不止,似乎突然就喘不上气来,可是他并未因此停手,他继续碾碎柔韧的骨骼,劈里啪啦的碎裂声和他的凄声惨叫混作一团,残破的血肉在骨头上筋脉相连,他开始慢慢用指甲挑开那些血筋。

      他做的很慢,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,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,等他挑断尾巴上的筋肉,他就可以逃出去了,这时门外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,它默默直视着他的动作,好整以暇的斜斜靠在门框边,对他警告道:“你逃不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砰!”门蓦的一声合拢,光线消失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别这样对我!”卡尼哀求着,但他的回应无人应答,他被黑暗拖入了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  阵阵强风拍打着玻璃,卡尼从噩梦中惊醒,浑身被汗水打湿,茫然无助的紧紧抓着被角,此时一旁的时钟才指向半夜两点。

      他脱掉黏湿的睡衣睡裤,全身透着彻骨的寒凉,他浑身赤裸的走向盥洗室里,走道里点着昏暗的壁灯,那是凯伊特地为他留下的。

      他拧开水龙头,用帕子打湿后略微擦洗了一番身子,便赤足返回,路过凯伊的卧室门口,他想也不想,抱着膝盖坐在她的门边。卡尼此时不想独自躺在床上,噩梦令他独处的勇气都没有,他想起了故事集里的躲在门背后的屠夫,常常提着斧头藏在小孩子们的房间里,等着孩子们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  亦或者是房间墙壁上挂着的风景壁画,突然出现全身漆黑的怪物,面带微笑的望着他,宛如教堂墙壁上描绘着的恶灵。

      他不敢再想下去了,索性冲进自己的房间,抱起枕头,逃也似地钻进了她紧闭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  “卡尼?”凯伊被沙沙的震动声吵醒,她揉了揉困倦的眼睛,按下床头柜上台灯的开关。她身边挤进一个冰凉的躯体,正双手双脚的缠住她,她疲惫的说道,“你怎么跑我房间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做噩梦了!梦见被人关进漆黑的房间里,怎么都出不去。”他委屈的抱着她的腰,脑袋撒娇似的蹭着她的颈窝,赤裸的身子在她身上扭动不休,“你不要赶我走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那你怎么不穿衣服……”她轻轻叹道,抚摸着他的银色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去洗了个澡。”他继续抱着凯伊,双手仍是觉得不满足,顺着睡裙的下摆,滑溜溜的钻进了裙下,贴着她温热细腻的肌肤,舒爽的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  凯伊身体一颤,触及着他温凉的双手,血液窜过一阵激烈,呼吸都喑哑了几分,忍不住说道:“卡尼,你不能这样,把手拿出去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为什么?这样明明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只有丈夫才可以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可是凯伊不是还没有丈夫吗?没有丈夫就代表他不知道我对你做的事。”他说的理所应当,还自以为是的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。”

      卡尼搂着她的腰肢不放,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贴了上去,鼻息间的栀子花清香更浓郁了,几欲让他头晕目眩,她胸前的绵抵在他的胸膛上,令他的腿间窜过异样的感受,双腿不自觉紧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