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野心 NP > 烟疤「Рo1⒏run」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周一中午。

      匆匆扒拉两口宋延点的外卖,周元跟物业报备出门行程后,换了身行头直奔车库。

      刚发动车子,中控屏上即蹦出小林来电,她将包丢至副驾,继而拨动控制键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  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  “周总,人力资源部这边报上来一件怪事,我想跟您汇报一下,看看您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说。”

      点开方才收到的那份职员确诊文件,小林将鼠标下拉至外教一栏,“情况是这样,封控区里的外教偶尔有人确诊,所以人力资源部起初觉得封控小区内有阳性患者被感染的几率很高,对于外教四连阳没放在心上,因此没有跟你上报过这几天外教的确诊情况。但是我看从2号开始,外教确诊的人数开始每天呈阶梯式增长,就觉得情况有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  停下系安全带的动作,周元蹙眉,“怎么阶梯式增长?”

      “从2号起,随日期推移,每往后一天增加一例确诊。”

      2号恰好是盛耀打来电话威胁后的第二日。这人…倒真是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  默了几秒,周元声调骤降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结束通话,她猛地捶了把方向盘,尔后直接熄火锁车,疾冲上楼。

      推开家门时,客厅内的宋延听见动静,快步走来询问,“怎么了?什么东西没带?”

      周元不答反问,“家里有绳子吗?”

      瞧出她眉宇间漾开的阴沉,宋延小心翼翼道,“哪种绳子?”

      “捆重物的绳子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…找找。”

      凭着模糊记忆,宋延从衣帽间中岛柜底翻出一捆当年疫情初期闲置的战绳,递给周元问,“这个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  扫了一眼,周元点头道,“行,把头剪了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自壁柜下方翻出一把大剪,宋延将绳子剪作可捆物的形状,递回之际,犹豫两秒,忍不住问,“你这是…要绑什么?”

      嘴角微微下拉,周元压抑着直冲天灵盖的火气,“绑狗。“

      宋延愣了愣,怀疑自己听错,“绑什么狗?“

      短促哼了声,周元一把抱过绳子,转身推门,“绑要杀的狗。”

      不待宋延多问,门即被周元抬脚一勾,“嘭”的一声重重合上。

      周元的车驶入后视镜视野,盛耀优哉游哉地迭起腿,等着她自己送上门。

      然十分钟过去,后车全无动静,丝毫不见有下车的意思。

      屈从于她手中掌握的诱人筹码,盛耀略有些不情愿地从储物厢内抽出口罩,跨出车厢。

      拉她车门时遇到阻力,盛耀不得不躬身敲车窗。

      周元冷眼相对,极慢地开了车锁。

      反感不予掩饰,盛耀却不以为然,自顾自坐进副驾,“怎么没去我车上?”

      不屑地嗤了声,周元嘲讽道,“这不怕在你车上又出些什么有的没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  “也不必对我这么防备,至少某些事情上我们是相似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是么?什么事?”